收藏本站
我的資料
我的訂單
  購物車 (0)  
親,您的購物車空空的喲~
去購物車結算
   
查看手機網站
其他帳號登錄: 注冊 登錄

苗醫文化-苗族醫藥的歷史

瀏覽數:2036 

  苗族醫藥的發展也是源遠流長、內容豐富,現簡述如下。

  一、苗族醫藥的起源

  苗族醫藥的起源很早。苗族民間有“千年苗醫,萬年苗藥”之說,而苗族醫藥見諸史籍的時間也很早。西漢劉向在《說苑·辨物》中說:“吾聞古之為醫者曰苗父。苗父之為醫也,以營為席,以芻為狗,北面而祝,發十言耳。諸扶之而來者,舉而來者,皆平復如故?!薄懊绺浮闭哒l?有的學者認為:“劉向《說苑》說上古有人名苗父,……這個苗父就是黎、苗族的巫師(巫醫),巫師治病主要是祈禱禁咒術,但也逐漸用些酒、草等藥物”(《中國通史簡編》)。

  有的學者認為,漢族文獻所記的苗父,就是苗族傳說中的“藥王爺”。湘黔交界的苗族人民說,藥王爺是一個周身透明、狀如玻璃、有翼能飛的神人,他不畏艱難險阻,披星戴月為人民“岔稅岔嘎”(東部苗語即“尋找藥方”),這個傳說流傳很廣,苗族東西部地區均有“一個藥王,身在八方;三千苗藥,八百單方”的歌謠。至今黔西南州安龍、貞豐、晴隆等地的苗醫,還非常崇敬“藥王”,在行醫過程中治好病,就要以殺雞祭祖的方式來敬祭“藥王”。這個傳說同《淮南子》記載的“神農嘗百草”的傳說非常類似,《山海經》云:“黑水之北,有人有翼,名曰苗民?!逼渲小坝幸怼焙汀坝谐帷?、“透明”的傳說,均是神話時代苗族先民的特征,這說明苗族醫藥是起源于上古神話時代的。

  由于苗族本身無本民族文字和史實的記載,故其醫藥的起源難于考證,但從眾多的其他文獻和傳說、古歌中,仍可窺知其具體情況,其特點一是起源較早,歷史悠久;二是起源于苗族人民生產和生活實踐。苗族由于生活于藥物資源十分豐富的地區,較早地了解和掌握了植物的知識和藥用價值。至今在苗族地區,幾乎每人都能認識掌握幾種甚至幾十種藥物治療方法,有些地方家家戶戶門庭院落房前房后皆種植一些常用藥物,形成人們應用草藥極為普遍的特點,具有“百草皆藥,人人會醫”之稱,史載楚國巫師經常用苗藥作巫具,《楚辭》中有不少記有被稱為“苗藥’、的“菖蒲”和“澤蘭”,長沙馬王堆一、二號漢墓把“澤蘭”作為殉葬品,說明了苗藥的歷史悠久和廣泛應用。漢武帝時唐蒙在南越吃到枸醬,問從何來,曰:“道西北(yangke江)”(《史記·西南夷列傳》),即古夜郎境內,《興仁縣志》載:“山產萎(草頭加弱),花如流藤,葉如蓽茇,子如桑椹。苗家瀝其油,醢為醬,味亦辛香。取其葉,裹檳榔食之,謂可辟瘴,苗女持贈所歡,以為異品?!迸d仁在古夜郎境內,從上述記載,可知苗族開發植物資源作為食品和藥物的歷史悠久。苗族“古歌”中關于遠古發現藥物的故事也很多,如黔東南一首叫《墊哈》的古歌,說的是哈哥小時不幸被虎背去,十年未返,后被父母找回時,野性不改,聲音嘶啞不能說話,一次他跑出去到河邊吃了很多浮萍,哈哥不但能說話了,還改掉了野性,苗家因此積累了浮萍能治嘶啞病的經驗。

  雖然苗族生活在植被繁茂、藥物豐富的地區,但苗族早期遷徙頻繁,所到之處大多是人跡罕至的荒僻山區和瘴癘之鄉,自然條件十分惡劣,但這種環境反而鍛煉了苗族生存斗爭的能力。在這種特定的條件下,如果沒有起源較早的醫藥活動,絕對不能保證民族得到生存和繁衍。苗族的許多有名的治療方法和用藥經驗,就是來源于這種生存斗爭。如苗醫著名的糖藥針療法,是一種獨特的外治療法,此法廣泛流傳于貴州西南和西北大部分地區,貴州關嶺鎮寧、紫云等地的苗醫,用此法幾乎走遍了全國各地。糖藥針療法溯源于古老的弓弩上應用的弩藥,從弩藥的成份上看,主要是古代苗人將“見血封喉”的劇毒藥汁敷涂于弩箭尖上,以獵取虎豹等兇猛動物,《宋史·蠻夷列傳》載,蠻夷人(主要指苗瑤民族)“其保聚山險者,雖有畬田,收谷粟甚少,但以藥箭射生,取鳥獸盡,即徙他處。善為藥箭,中者大叫,信宿死,得藥解之即?!敝两衩缱迦杂嗅鳙C習慣,古代苗族應用弩藥是可以肯定的,但其他民族也有弩藥,而苗族都能將它應用在治病上,可謂是一創造。苗族在應用弩藥的漫長過程中,配制者為適應治病的需要,有意減去了其中的劇毒成份,加入蜂糖等降低藥物毒性的成份,用特制的排針或三棱針沾藥汁刺于患處,其操作簡便,治療迅速,副作用小,糖藥針是苗醫獨特的外治法,是起源于苗族古代狩獵活動而發明的弩藥,這正是苗族醫藥起源于古代生活和生產實踐的有力佐證。

  二、苗族早期的醫藥活動與“巫醫合一”

  由于苗族沒有本民族文字記載的醫籍,這同苗族社會歷史發展的各個時期很難確定一樣,苗族醫藥發展無明顯的分期。但苗醫發展史上確實存在一段較長的“巫醫合一”的時期,《說苑辨物》上所說的“苗父”屬于這種情況,《宋史·蠻夷列傳》載:“西南諸夷,漢(yangke)地,……,疾病無醫藥,但擊銅鼓、銅沙鑼以祀神?!泵缱迦嗣裣灿勉~鼓,用它祀鬼神以治病,是較早時期的情況。

  我國漢族地區在春秋時期,巫與醫已經完全分離,但經濟科學文化落后的苗族,卻比較完全地保存了“巫醫合一”的特點。道光《鳳凰廳志·風俗篇》載:苗族民間“疾病延醫服藥之外,惟祈禱是務,父母病則延老者,十八人牲牢為請命于神,謂之打十保護。童子病則延巫為之解煞,名曰楊關?!边@種“巫醫合一”的方式,用苗族的俗語來講,叫做“巫醫一家,神藥兩解”,到清代還很盛行,民國《劍河縣志》載:“民知尚稚,篤信鬼神,患病者不事醫藥治療,惟氣靈于巫祝,有跳神走陰諸名色”。民國《興仁縣志》載:“黑苗巫曰密那,遇病延之,殺犬而禳,名曰打老魔?!鄙鲜鲇涊d很多,除方志外,清·田雯《黔書》載:“苗人……病不服藥,惟禱于鬼,謂巫為鬼師,鬼師乘以愚人”。清·梁雪繩《黔苗詞》中曰:“寨旁??巖屋湄邊,手攜力弩作嬉嬉,病來不解神農藥,殺犬屠牛事鬼師?!笨梢娒缱遽t藥中,巫師治療疾病并非個別現象,而是一個歷史現象。有的地方延續至今,呈現了十分復雜的情況。

  苗族的巫師,在湘西稱“巴對雄”,在黔東南稱“相孬嘎”,在川滇黔交界區稱“篤能”,女巫又稱“迷婆”或“迷那”。苗族在歷史上由于苗巫文化的影響而篤信鬼神,日常生活中婚、喪、疾病、節日,都要請巫師主持祭祀儀式。許多村寨都有1~3名巫師、巫師必須熟習各種鬼神的名稱、性質和祭祀的方法,會背誦咒語。人生病時,苗巫師對病人施行巫術,稱“過陰術”或“望鬼術”,有一套完整的方法。單純以巫術治病,除了有心理治療作用外,一般與醫學無關。但巫師是苗族早期社會的一種分工,他們又是本民族最早的知識分子,由于醫藥經驗的積累,有一部分巫師掌握了一些醫療技術,施行巫術的同時,還兼用草藥和其他方法治病,后來巫師由于社會地位的下降而衰落了,他們當中一部分人分化為職業苗醫,但在行醫過程中,程度不同地包含著巫術的內容和形式。

  苗醫外治法還有很大一部分是起源于巫術,雖然它們已完全脫離了巫術的內容與形式,如苗醫的滾蛋療法,最早是巫師敲蛋占卜望鬼時,為加強其法術的神秘性,將煮熱的蛋滾動全身而形成。滾蛋療法在苗醫中廣為流傳。操作簡便,療效較好。更為獨特的是,苗醫應用滾蛋后蛋壁和蛋黃的顏色變化以診斷并預后疾病,這同巫師敲蛋占卜有著某種聯系,構成了苗醫的診法特點。其他如化水療法、踩鏵口療法等,也有類似情況。

  另外,在臨床治療中,一些苗醫(或病人自己)主張神、藥結合,一方面用藥治療,一方面求神請祖。由于對許多疾病的發生無法解釋,對危重病的發展死亡無法理解,只好求助于鬼神而與巫“合作”,既彼此利用,又互相對峙,形成“巫醫一家、神藥兩解”的局面,據黔東南10個縣的調查統計,巫與醫并用的現象至今在某些局部地方仍然存在著。

  “巫醫合一”是苗族醫學發展史中的一種特殊的歷史現象,是由于缺乏科學知識,社會發展緩慢而又極不平衡的歷史原因造成的,說明了苗族醫藥的形成過程,脫離巫術的不徹底性和復雜性。但對“巫醫合一”情況應作具體的分析,不可一概而論,雖然巫術阻礙了醫學的發展,但并未吞噬醫學的精華,從而阻止醫學的破土而出,這是由于苗族醫藥扎根于山區的群眾之中,又有幾千年的實踐經驗作為基礎的緣故,不能以此作為否定苗族醫藥存在的理由。今天,由于苗族文化知識的提高,這種“巫醫一家”的狀況已逐步解體。

  三、苗族醫藥的形成

  苗族醫藥作為一種傳統醫學被人們認識和引起重視,還是近代的事,即苗族社會經濟發展地位較高的時代。由于苗族與外界的交往增多才引起人們的注意。湘西、黔東交界的臘爾山區和黔東南雷公山區,在清朝乾隆之前,還未入“官籍”,被稱為“苗族生界”,其他大部分地區仍沿襲清初土司制度,有“蠻不入境,漢不入洞”的禁令,漢醫藥沒有傳入這些地區。據地方志載,漢醫藥的傳入是在全面改土歸流之后,而西醫的傳入,則是民國以后的事,這說明當時廣大的苗族地區,治病全靠自己的苗醫苗藥。

  苗族地區的醫藥,在改土歸流入官籍之前,就已經享有盛名。道光《鳳凰廳志·喪葬篇》記載:“苗地多產藥餌……,其藥名詭異,非方書所載,或吞或敷,奏效甚捷?!薄杜d仁縣志》載白苗“喜居高山,常采草藥,售于市,轉徙不恒?!边@是地方統治階級對苗醫存在的承認和肯定,這是在對苗族人民十分歧視的時代,作為官方撰修的地方志作出的記載,說明在這之前,苗族醫藥已經形成。

  以后的記載逐漸增多,清咸豐年間,苗族領袖張秀眉在黔東南領導了震憾全國的大起義,義軍中有一位住在黃平黃飄地方的苗族老人叫潘購賒里江,擔任醫生工作,用苗族醫藥為起義者治療疾病和槍傷,是苗族較早的職業醫生,至今仍為苗族群眾懷念。苗族醫生技術高的有起死回生之術,19世紀中葉,湘西苗醫治肚臍風的醫術已經很高明,還能割取病人腹中的毒瘤,幾天后傷口即可愈合。光緒《鳳凰廳志》說,苗族醫生治療麻風病的醫術頗高,有的還能開刀治肺病。同治年間,永綏廳苗醫師石光全精通骨科技術,在治療顱骨骨折、腦挫傷、腦震蕩方面很有辦法,遠近聞名,被苗族歌圣石板塘編入《苗族名人歌》中加以歌頌。鳳凰廳的麻老苗用藥外敷,可取出體內竹簽、彈片、鐵釘、鐵屑等異物。還有如松桃廳的楊八廳、龍老二,鳳凰縣的龍長清、吳老如、譚明清,花垣縣的龍玉六等,都是遠近聞名的苗醫師。據《貴州通志》載,19世紀末,松桃廳地甲司苗族醫師龍老二,能為孕婦剖腹取出死胎,曾轟動一時,傳為奇聞。貴州黎平的苗醫能治毒箭射傷和毒蛇咬傷:并能用古老的膀胱取石術取出結石,雷公山的苗醫治療蛇傷可謂里手,并能在短期內治療能致人死命的疔、癰、疽和毒瘡,對關節炎和風濕癥也有較好治法。苗醫傷科中的“正骨”特別有名,云南《馬關縣志·風俗篇》載,“苗人……,有良藥接骨生筋,其效如神?!毕嫖?、紫云、關嶺、鎮寧等的苗醫也很擅長治療骨折,以小夾板固定并外敷以傷藥,20~30天即可痊愈,紫云縣苗醫楊老包即以擅長骨傷而遠近聞名。由于苗醫的醫術出名,民國初年,北洋政府總理多次派人到湘西要求苗醫到北京行醫。

  苗族醫藥師許多人有良好的醫術,在當地很有名氣,有的已成為醫療世家,如貴州黃平苗醫楊光利,三代行醫90多年,祖輩行醫按五經進行分治,但更多的是土生土長于群眾中不知名的廣大苗醫。他們按符合本民族特點的方式行醫,有豐富的實踐經驗,大都具有一技之長。由于缺乏文化,他們不具備整理總結醫療經驗的能力,只對疾病有青樸素的認識,具有初步的醫藥理論的知識。這些苗醫沒有付諸文字的醫藥論著,僅以師承父授,或以苗諺歌訣口傳心授為傳播方式,苗醫除行醫治病外,也參加一些勞動,完全融合在群眾中,這種職業(包括業余)苗醫,在當地統稱為草醫、土醫,有很龐大的隊伍,這種苗醫的形成,可追溯到未改土歸流之前的元朝和明朝。苗族職業醫的出現,是苗族醫藥形成的重要標志。

  苗醫有廣泛的群眾基礎,不但知醫、行醫者多,而且深受群眾歡迎。在農村中,許多寨子都有苗醫,他們了解和熟悉本民族的健康狀況,診療上有民族特色,看病不分貴賤,收錢很少,苗醫歷來就是醫護一體,無專門的護理員,自古有:“行醫上門,送藥到手”的醫德。苗醫在歷史上無專門的醫療機構,均是個人設診,采取民間行醫的方式,較能及時發現和處理疾病,方便了群眾。貴州關嶺一帶的苗醫,每年遠出行醫者極多,外出行醫的人都是一個小組,二三人不等,藥品自備,隨用隨采,除配售草藥外,尤其重視外治法,均簡捷而有療效,他們的足跡遍及全國。關嶺縣五崗鄉一苗寨,500人中有300多人能看病,被譽為“苗醫之鄉”。從貴州歷史上來講,苗族草藥醫在城鄉人民中享有盛名,不少人都請苗醫治病,他們不但能治常見病、多發病,也治好了不少疑難怪癥,很受歡迎。苗醫對風濕、偏癱、胃炎(心口痛)、骨傷、骨髓炎(巴骨黃)、頸淋巴結核(九子瘍)、癲癇(羊癲瘋)、炭疽(飛疔)、肺癆等疾病有較好的療效。苗醫對婦科病的月經病、子宮下垂(吊痂)、不孕、避孕,產科中的難產、產后?。óa后風月家?。┑?,以及兒科的驚風、疳積等,都有有效的藥方。

  苗醫對病因的認識較為樸素,認為是季節氣候和外來毒素(如風毒、水毒、氣毒、寒毒)等所致,基本上已擺脫了神鬼巫術的桎梏。在貴州黔東南、銅仁、湘西等地,苗醫對疾病的認識歷來均有兩綱、五經、三十六癥、七十二疾的說法,兩綱指冷病、熱病,五經指冷經、熱經、半邊經、快經、啞經;三十六癥一般是指內科??;七十二疾一般指外科病。各地基本大同小異,不離一百零八病癥的范圍,但認識形式特殊而廣泛,它包括了人體的消化、呼吸、神經、生殖、內分泌等十大系統,也包括了疾病的分科,如內科、外科、婦科、兒科、皮膚科、五官科、傳染科、精神科等。苗醫的辨病立癥,特別是對疾病的命名,是以民族生活習慣,所見所聞為主,形象具體,易于對癥下藥。如烏鴉癥(昏厥虛脫休克)、螞蟻癥(神經麻木)、魚鰍癥(中暑時令?。?、南蛇纏腰癥(帶狀泡疹)等,均是苗醫實踐中的創造。最近在貴州松桃發現的一本手抄本醫書,刊于1934年,內容也是講108種病癥的,有四十九翻、四十九癥、十丹毒之分類,但以“翻”命名為世所罕見,也是以形象比喻來命名,如烏鴉翻、象翻、狗翻、蛇翻等,并附有治療方法,此書流傳于貴州松桃、黃平、劍河一帶苗族地區,說明苗族醫學對疾病的認識還有待于進一步的發掘。

  苗醫的診法也十分獨特,診斷病情常用望、號、問、觸,也就是看望、號脈、問診、摸觸四診。苗醫的望診豐富多采,除望形態、面色外,還有指甲診、耳殼診、指紋診、頭發診、毫毛診、鬢角診、掌面診或其他特定部位的望診。問診是間病情和病史。號脈主要是切足脈或手脈,切脈的手法和部位同中醫很不一樣,如有三關脈、上馬脈、下馬脈、指間脈、肘脈、昆侖脈、五指脈等,但多憑自己的經驗,各地并非一樣,松桃等地的苗醫,對五指脈掌握得較好。觸就是對病人有關的部位,特別是胸腹部用觸診較多。苗醫的診法雖然比較簡單,但卻簡便實用,利于傳授,苗醫還有許多診法的歌訣,可以說是苗醫多年的經驗總結。

  苗醫在長期的臨床實踐中,創造了簡、便、廉、效的治療方法20余種,其中外治法別具特色。最著名的有薰蒸療法、滾蛋療法、糖藥針療法、化水療法、挑筋療法、發泡療法、佩戴療法、火針療法、酒火灸療法、燒藥火療法、放血療法、藥熱敷療法等,均很有特色,其他如婦產科方面的“坐產分娩法”,治骨折方面的“背椅法、“懸梯移凳法”、“雙胳膀懸吊法”,治勞損風濕的“踩鏵口療法”,治膿腫方面的“打火針療法”、治小傷小病的“桐油點燒法”,以及勞武結合的“體育療法”等,無一不是廣大苗醫和苗族人民的創造,而且臨床效果都還很好。各地苗醫各有所長,如關嶺、鎮寧、紫云苗醫外出行醫時,除用草藥外,還喜用耳針、硫黃針、糖藥針、膏藥外敷、放血、推擦、刮痧等外治法,廣西融水苗醫用藥物煮沸淋洗治精神病、癲癇等,都很有效。   

  四、苗族藥物的發展

  苗族是農業為主體的民族,生活在長江以南溫帶亞熱帶氣候濕潤的山區,這些地方藥物資源十分豐富。苗族應用藥物的歷史悠久,歷代本草書均有很多記載。

  從歷代醫籍中,可以看到苗族先民對藥物命名的痕跡。如長沙馬王堆三號墓出土的《五十二病方》中,就有用來治病的“答”,這個“答”,漢語無法解釋,而苗語卻很了然,現在苗語仍稱豆為“答”,可見“答”是豆類植物,是漢語記音詞。據新近的統計,《湖南農村常用中草藥手冊》中,中草藥借用苗語記音的藥物,藥名直譯(記音)的占有30%左右,苗名意譯的占40%,這說明苗藥在歷史上的重要地位。

  由于苗族地區盛產藥物,是歷代地方官上貢朝庭的主要貢品?!端问贰ばU夷列傳》載:“咸平元年,古州刺史向通展以芙蓉朱砂二器,馬十匹,水銀千兩來獻。上溪州刺史彭文慶來貢水銀、黃蠟?!薄跋唐轿迥?,漢(王旁加堯)(西南夷王龍漢(王旁加堯))又牙校率部蠻千六百人,馬四百六十匹并藥物布帛等來貢?!睔v代本草如《本草綱目》菖蒲條引宋代蘇頌的記載說:“黔蜀蠻人常將(菖蒲)隨行,以治卒患心痛,其生蠻谷中者尤佳。人家移種者亦堪用,但干后辛香堅實不及蠻人持來者,此皆醫方所用石菖蒲也?!边@段記載說明了苗族用菖蒲治病的情況,也說明了產地與藥品質量的關系?!兜崮媳静荨罚ㄓ趹亚灞荆┯袩舯K花主治“左癱右瘓,風濕疼痛”的記載,是據云南邱北縣苗醫的經驗收載的?!吨参锩麑崍D考》也收載了不少苗藥,如白及條有“白及根苗婦取以浣衣,甚潔白,白及為補肺要藥”的記載。

  改土歸流后,苗族的藥物得到較大的發展,曾有過較為興盛的時期,這是由于對藥物需要的增加,使得藥市得以繁榮,19世紀末20世紀初,當時黔東南和湘西等地大批藥材經湖南洪江、常德轉銷武漢等地,刺激了藥物的生產經營及藥市的產生。如號稱“滇黔鎖鑰”的關嶺縣,據《關嶺縣志》記載商品類藥物已達200余種,其境內的關索、坡貢、永寧、花江等地形成了繁榮的“場期藥市”,許多苗醫一方面售藥,一方面看病,還進行民族醫藥的交流。其他如黔東北的《松桃廳志》就記有苗藥52種,湘西《鳳凰廳志》也記有苗族常用藥物100多種,并進入市場銷售。苗藥的藥市,使種植生產苗藥的藥園發展起來,促進了苗藥的發展。如湘西風凰縣禾庫村老苗醫吳忠玉家藥園有近200年的歷史,貴州安龍縣酒垤村老苗醫楊明珍、熊德芬,關嶺縣老苗醫楊少堂家都有祖傳幾代的藥園。

  苗醫藥物品種繁多,包括植物、動物和礦物等1000多種。所用藥物,療效很高,且和中醫有許多不同?!八幧幃?,非方書所載,統稱草藥?!保ü饩w《鳳凰通志·風俗》)有些藥雖為中醫本草書所載,運用也有很大不同,具有自己苗藥的特點。

  苗醫對藥物應用的原則來源于生活的實踐和幾千年的用藥經驗,具有鮮明的民族特色。

  苗藥命名,有的突出藥物的特殊形貌,有的反映藥物的特殊氣味,有的則根據藥物的特殊功效……,總之,命名形象而具體,注意實際,易懂易記。苗醫很重視藥物的功效,為此還編出許多口訣,各地均有,生動易記。苗藥在加工炮制及劑型方面,苗族醫師除多數主張用生藥外,還懂得將藥物通過曬、炒、浸、酒制、醋制、茶制、尿漬等加工方法,使藥物減低毒性,提高藥性。在用藥上主張“立方簡要,“一方一病”,“對癥(?。┫滤帯?,以單驗方治病為主。民間有“三千苗藥,八百單方”之說,事實上不止如此,僅湘西一帶,單方達1000多個。

  由于苗族歷史上無文字,對其醫藥的發展,歷代文獻記載甚少,但經過近年的實際調查,發現了苗族醫藥歷史悠久,特色鮮明。雖然苗族在歷史上倍受壓迫和摧殘,但卻以自己的創造精神和民族形式,形成創造了自己的傳統醫藥,是我國各民族傳統醫藥的重要組成部分,今后必將繼續存在和發展下去,為苗族的健康繁衍作出自己的貢獻?!?/span>龍氏民族醫診所 http://www.tjyybj-expo.com.cn


會員登錄
登錄
其他帳號登錄:
我的資料
我的收藏
購物車
0
留言
回到頂部
手机在线看永久av片免费| 国产a片| 日本少妇人妻xxxxx18| 公车灌满jing液去上课双性| 永久免费观看美女裸体的网站| 野花高清在线观看视频www| 18禁男女污污污午夜网站免费|